— 阿御 —

【双黑/太中】濒死星辰(短篇,一发完结)


太宰治坐在床上给中原中也发短信。说短信也不对,明明很长。

太宰治想,为什么收信人是中原中也呢?不知道,通讯录从头看到尾,心底起不了一丝波澜。其实不发出去也可以的,一篇冗长的无意义的文字,只是文字而已,无意义的只是文字——堆积起来,烂在草稿箱里。有一天随便什么人翻开手机发现它,感慨一句,原来这个人还写过这个啊。应该是这样的,可是太宰指尖一划,中原的名字落在屏幕最上方收件人的条框里,被蓝色的气泡包住,像被禁锢在什么里,很安稳的样子。

太宰挑一挑眉毛,就这样吧。

这样的话,有意还是无心也就没必要追究了。


中原正在吃拉面。鱼板滑溜溜腻乎乎,裹着一层酱料,夹半天夹不起来。他正与鱼板奋斗,放在桌上的手机振一下。他就把筷子横在碗沿上捞过手机,来信显示是“青鲭”。这倒是意料之外。他把手机换到左手上,右手再持起筷子,挑起几根面条。


太宰边写边想,这可真长啊。

他写的大概是可以称作《太宰治自杀事件简录》的东西,时间跨度是五年内,再久他就记不得了。某年某月某日某条河,某时某刻一根价钱高昂的尼龙绳。他只写清楚时间地点经过,没有起因,结果显而易见都是以失败告终,人物从头到尾(也并没有写到真正的结尾)也只有他自己孤零零一个。

太宰写着写着就觉得很挫败,真失败啊,这么简单的事,做这么多次,居然没有一次成功。


中原边看这篇长长的文字边吃东西,速度就变得很慢。一碗面吃到糊住,口感糟糕,他干脆就停了口专心看信件。他看到“站在凳子上打算把头套进绳子里的时候,却听到‘咔嚓’一声,然后我就从半米高的地方摔了下来——凳子腿居然断了,太糟糕了,我要投诉这个厂家。”的时候发自内心地笑起来,想着太宰治那个混蛋那几天出门都扶着腰原来是这个原因。

中原想,这是怎么了,太宰发哪门子神经写这么些废话,自己又哪来的耐心能把这么无聊的东西看下去。他这么想着,继续看下去,还呷一口茶。


太宰写完了,写了挺久,然后按了发送。一直低着头脖子都酸了。他站起来动动脖子,就看到桌上两个药瓶安安稳稳地站着。他走过去,拿起来掂一掂,分量不轻,药片磕磕碰碰发出声响。太宰叹一口气,这么多,八十多片,要吃很久吧。然后他就去倒水了,一杯肯定不够,最后桌上摆了六只水杯。他好整以暇地端坐在椅子上,拧开其中一瓶,白色的药片滚出来,躺在手心里。一口能吞下去三片。太宰边喝水边数,三、六、九……


中原拉了拉屏幕,很好,进度条终于快见底了。一杯茶喝完又续了一杯,温温地在手心里握着。他终于看完了,最后只有两行字,相比于前面的内容明显少很多:xxxx年xx月xx日,xx公寓。xx公寓是太宰家,那这时间呢?中原觉得是太宰写到这里终于觉得无聊所以搁了笔,所以留下这么一半句没头没尾的话。他想着付账回家吧,突然违和感就铺天盖地而来。

他把屏幕关掉,又按亮。

xxxx年,xx月,xx日。

中原拔腿就跑,打翻了杯子,茶水飞溅到衣服上。


太宰吞食的动作越来越慢,第一是他觉得他喝饱了,第二就是睡意渐渐涌上来。六十三、六十六……多少来着?哎不管了,真瞌睡啊,睡吧。

在闭上眼的前一个瞬间,太宰的手机忽然发了疯般响起来。太宰觉得眼皮上糊了胶水,他挣扎着拿起手机,眯着眼睛看到了“蛞蝓”这两个字。他按下了通话键,一阵嘈杂的声音从听筒乍响。他想,对方在说什么呢?可是他已经很瞌睡了,没办法消化传过来的声音。他张张嘴,发出了一个近似“喂”的音调。然后手一松,手机掉下去,啪的一声。


中原甩上车门,安全带都没系,一脚油门狠狠踩到底。一路红灯绿灯闪烁,他都不要命般飞窜过去。猛然想起来什么,他抓出手机照着太宰的电话拨了过去,“嘟——嘟——”,一声接一声。他想,接啊,你接电话啊,然后电话就接通了。

“太宰你个王八蛋到底在干什么?!!!停手!不管你在干什么马上停手!!!……”他扯着嗓子几近怒吼,车里空间很小,回声传回来,震得他耳膜生疼。对面安静得诡异,他几乎怀疑是不是个死人接了自己的电话。

忽然一声鼻音传过来,很轻,几乎算不上是声音,再然后,听筒里传来很大一声,“啪!”。

重物落地的声音。

果断挂了电话,又拨了急救。

中原把手机扔在副驾驶座上,咬牙切齿。

王八蛋,太宰这个王八蛋。


太宰感觉脑子里昏昏沉沉,什么都看不清,乱糟糟一片。再然后就渐渐沉寂下来,五光十色的片段都消失了,世界趋近纯粹的黑色。很安详,很温暖。

很安详,很温暖,然后被猛然打破。

一声巨响传来,太宰本已陷入深度睡眠都被吵醒。眼睛还睁不开就被人粗暴地拉起来。拉起自己的东西还很吵,骂骂咧咧听不明白。太宰连挣扎的力气都消失了,然后就挨了一巴掌,重重的一巴掌。


中原一路冲上太宰家的公寓楼,摸到太宰的门就上了拳头。轰轰作响不绝于耳,却听不到里面有任何动静。中原停了手,提一口气,定定神,飞起一脚踹在门轴上。吱呀一声金属的呻吟,然后这扇门轰然倒塌宣告报废。太宰,太宰,他边喊边找,看到了趴在书桌上的人影,还看到了散落在桌上的白色药片。他冲过去把太宰拎起来,边骂边往卫生间里拖。真他妈重,中原气得不行,一巴掌甩过去,闷闷的,啪的一声。拖着的人终于有了反应,挣动一下,又不动了。

中原终于把太宰拖进卫生间,腹部搁在腿上不住颠动,手伸进太宰的喉咙里一下一下压着嗓子眼。吐出来,你他妈给我吐出来啊!!他这么吼着,腿上的人“呕”一声,胃液上涌,裹着白色的已经融化了一半的颗粒进入食道。中原感受到温热的液体从太宰的喉咙里涌出来,他探头去看,本以为能看到太宰近期的食物摄入情况,结果只有淡黄色的胃液,以及大量白色的糊状液体。中原忽然就想起来小时候吃了不该吃的东西,红叶姐逼着他吐出来。呕吐的滋味很不好受,鼻子酸疼,眼泪也哗哗哗涌出眼眶。现在他抱着太宰,手还插在对方的食道口,本来应该很色齤情的场面却弥漫着森然的残忍。他的鼻子忽然很酸,眼睛里有什么堆积起来。他扯着嗓子,已经哑了,不成调地骂着。眼睛里的液体滚落下来,开了闸一样,一如十七八年前。

太宰再吐不出什么的时候,急救人员终于冲进来。惨白的担架和惨白的太宰,中原满脸眼泪手都顾不上洗就跟着冲下楼。黑暗的楼道里人声嘈杂,中原忽然看见太宰睁开了紧闭着的眼睛,眼神在一片黑暗里亮得像融化了星子。只有一瞬,中原再睁大眼睛去看,太宰的眼睛仍是紧闭着的,天边的星子仅是昙花一现。中原慢慢停下来,扶着墙,脱了力一般,慢慢坐下来。嘈杂的人声跟着太宰拐下了楼,楼道重新归于沉寂。有看热闹的人走出家门,看到了跌坐在墙边的中原。

“你没事吧?”

没人回答,询问的人凑上去看,年轻的男人睡得很熟,额头上全是汗,橙红的发丝乱七八糟,脸上还有纵横的水迹。


几日后,太宰醒过来,手上扎着输液管,墙边靠着中原中也。中原看着醒来的男人毫不惊讶,隔着空气相顾无言。

中原打破沉默,你那天为什么给我发短信。太宰躺在床上摇摇头,忽然就觉得脸颊火辣辣地疼。他用没扎针的那只手去摸,然后想起来什么。

“中也,你这一巴掌打得真不留情面啊。”

声音沙哑,如同信号不佳的广播。

中原睁大了眼睛。

“中也,中也。”

太宰眼里滚落了星星。


“中也,中也。”

Fin.

------------

大概是太宰决定吞食安眠药自杀时原本不抱获救的希望却意外被中也抢救回来的故事x

日常求评x


评论(12)
热度(125)
  1. 果咩阿御 转载了此文字

2016-07-24

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