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御 —

【双黑/太中】雾雨72小时(短篇6000+,一发完结,回坑作)

原作太宰为织田作叛离组织有那么一点点不爽【当然我也爱织田作大天使

这篇文里就满足我“想让太宰为中也而放弃重要的东西”的私心吧x

【有揍宰情节注目】

-----------


他在想,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太宰被结结实实地绑在椅子上,胸口、胳膊、大腿,还有脚踝,紧紧地,把他和一张硬邦邦的椅子绑成了一个物体。眼睛和嘴倒没被蒙上堵住,但一片漆黑里眼睛也没多大用处,而在他张嘴哼了两句意味不明的歌词之后,嗓子里干哑的发音和模糊的血腥气又让他不得不闭上了嘴。

好了,他边尝试着活动酸痛不已的脖子边想,我现在不但是个植物人,还又哑又瞎。他终于艰涩地拧了拧脖子,感到后颈有温热而黏糊的液体缓慢流进衣领,一瞬间痒得他想咬舌自尽。于是他又略略扬了扬头,在椅子背上摩擦几下——又痛又痒,然后更多的液体渗了出来,再流下去。

太宰愤愤地咬了咬牙,他妈的。

人在全黑的环境中对时间没有概念。太宰在仿佛凝固的黑漆漆里思考了很多,比如如果突然开灯他的眼睛会不会瞎,又比如他桌上那株仙人掌好久没浇水了。其中也不乏看似很有深意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的意义的问题。他搜刮自己可怜的大脑,甚至抽空想了想我是谁我从哪来我到哪去这样的神奇哲学深理,最后终于想起来现在应该面对现实。

他渴,也很饿,伤口很疼。几度快要睡过去,然后胃里“咕——”的长长一声,于是他又醒来。他伸出干燥的舌头舔舔同样干瘪的嘴唇,扯下来一小片干皮,渗出一点血。这门有多久没开了?他想着。真黑,真静。即使这时说那扇门很久前就消失了太宰也能相信。

那扇门存在又能带来什么?这个问题带着太宰全身的伤口跟着抽痛一番。他觉得再不动动他就要瘫痪了。可是那门如果真的消失他又该怎么想,这个连存在性都难说的问题突如其来。他唯一没“被瘫痪”的疲惫大脑体味着这个问题,慢慢泛上来一丝毫无来由的、怪异的绝望。

太宰的眉头拧起来,他觉得这个词与自己风马牛不相及。

他反复咂摸着这个词的时候,困乏如来来去去的潮水,再一次涌上来。睫毛缓慢地眨动两下,上下眼皮磕在一起,发出蝴蝶振一下翅膀的声音。

 

就像回应太宰对于“绝望”这个词汇的厌弃一样,在太宰开始做起从此陷入这片死寂的噩梦的前一秒,门的方向传来模糊却实实在在存在的动静。太宰倏地睁眼,眼底清明得好像刚才昏睡的人不是他。是脚步声,这脚步声太熟悉了。太宰某个时刻感受到溺水者猛然被人拉出水面的欢欣快慰,可是这个时刻迅速黯淡下去——是他,可是是他又怎样,之前还不一样也是他。那阵欢欣留了点尾巴,他就在这几近消失的欢欣里,全身上下的伤口不约而同地开始刺痒,开始抽痛。

门口的人迟迟不动,犹豫的时间过于久了。太宰不着痕迹地按捺着出声催促的冲动。久到他快以为自己方才不过是幻听,门终于移动了,刚打开一条缝又停下来,门缝里挤过来中原精神欠佳的声音。

“你先闭眼。”

太宰依言闭上眼,门这才彻底打开。

皮鞋踩着地砖踢踢踏踏地靠近,太宰感受到些许温度的同时,也有微弱的明黄色光芒透过眼皮。他许久不见光,即使是这样微不足道的光亮也让他的眼睛有些受不住,好一会儿才完全睁开眼睛。

烛台搁在桌子上,中原歪着身子靠在边上看着他。太宰知道自己现在整洁不到哪里去,可他总觉得中原比受尽折磨的自己面容还要枯槁——胡子没刮头发没洗,外套也不见,只穿了件薄而皱的衬衣。

于是太宰张张嘴问了一句,“他们对你做了什么?”,得到的回答是对方迟疑一会儿,轻轻摇了摇头。中原摸出瓶水来,拧开倒在瓶盖里喂太宰喝了。太宰只喝了几口就停下来。被绑在这儿可没办法解决生理问题,虽然很渴,但还是再忍忍吧。

 

两人再度陷入沉默,烛火猛然跳一下,再慢慢缩回去。

“……中也你,怎么会被发现呢。”太宰终于问出了这个令他一度不知所措的问题。一年前中原被派到四国一个鸟不拉屎的海滨城市做一份卧底任务——首领听说这里的某个地下组织在偷搞人体实验,太宰出外勤不在,于是中原就接了这个任务。一个月前中原突然单方面失去联络,黑手党这边按兵不动等了近半个月,等来了中原的最后一次通讯。一个陌生的号码,短信发给黑手党众多子邮箱中的一个,只有短短四个字。

“我暴露了。”

太宰记得当时他被首领叫过去密谈,首领把电脑转向他。这一行字轻飘飘地砸进他的眼里,他一把提起首领的领子,拳头猛地举起来就要往首领脸上招呼。首领眼看着他的得意手下暴怒着意图动手,终于屈尊开了口。

 

中原没回答他的问题,却开口问了另一个问题,“首领说什么了吗,”顿了顿,又补上一问,“首领派你来的?”

太宰盯着中原充满红血丝的眼睛,微微扯了扯嘴角,“不,他没说什么,”说完这句话仿佛让他遭受了莫大的痛苦,他终于一字一句地接上去,“他让我来接应。”

中原仿佛松了一大口气,靠在桌上垂下眼睛,不再说话。

 

太宰心里有个声音疯狂地怒吼着,不,你说谎!你说谎!!他努力压制着这个几乎要冲破胸腔声带跳出来的血淋淋的声音——你说谎!!!!他有些痛苦地拧着眉头,首领冰冷冷的表情历历在目,还有化作实体,就能打碎成冰渣的声音——

“是他自己没有能力。”

“查明中原已成为人体实验的牺牲品,内容不明,有被改造嫌疑,可能透露我方消息。”

首领阴毒的眼睛注视着他。

“已派人前去肃清。”

 

太宰记得自己的大脑先迟钝地恍惚一下,而后陷入空白。他当时看起来一定很可笑,抓着首领的前襟,扬起拳头却迟迟不下手,像一尊栩栩如生的愤怒的雕塑。他再次能够思考的时候发现自己摊坐在首领办公室门口,凄惨堪比丧家犬。“肃清”两个大字钉在他的大脑里,他就坐在那,全身的血液都被抽空。太宰又站起来的时候成为了另一个人,他在铺满地毯的走廊里缓慢前行,拐弯,下楼,离开这栋食人的钢铁怪物。

太宰知道,他把自己的影子永远留在那里了。

 

中原抬手在太宰眼前晃了晃,他才回神。按前几次来说拷问应该早就开始了,为什么今天给他们这么长时间磨叽?太宰思忖着,能磨叽白不磨叽,能晚挨打绝不早受。正想着就看到中原凑过来,用上微乎其微的气音,“他们不可能抓你进来,你是自己进来的。”语气是标准的陈述句,“根本不能通讯,你特意进来找罪受?”

太宰哼哼笑了两声,侧过头去,有样学样地气若游丝,“我来定位。”

中原起身诧异地盯着他,“不可能,早就搜过身了!”

太宰还是吊着嘴角,一张一合的唇语仍是同一句话,我来定位。

中原迷惑几秒,猛然醒悟,心里翻起惊涛骇浪,嗓子里一瞬间梗住了什么似的,“你……”

他来定位,可是他身上什么也没有——那么发信器要么被他吞了下去,要么就是注射进体内。

 

房间一角突然乍响电流滋滋作响的声音,音质很差的音响里传来男人的声音,能听出来烦躁和气恼——大概是因为对两个囚犯还窃窃私语的行为不满意吧。

“悄悄话说够了没。”

太宰亲眼目睹了中原神态变化的全过程:不可察觉的惊慌一闪而过,而后整张脸变得狰狞怪异,仿佛五官快要皱缩在一起,全身的肌肉无比紧绷。这副样子很难形容,杂糅了痛深恶绝、不共戴天、恨之入骨之类的情感,还有令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恐惧。太宰发现自己居然有点敬佩这个不知何方神圣居然能让中原中也恐惧的男人,随后后知后觉现在最应该关心的应该是自己几分钟后的命运。

“准备好了就开始吧,悄悄话真恶心。”

中原本来想着,没什么,救援应该快到了,只是太宰遭点罪而已,平时他没少伤过他,熬一熬就过去了。可是这个声音响起来的瞬间他才发现自我安慰没有用,心平气和的顺从表象被揭开,他眼前闪过野田对他做的一切十恶不赦,还有太宰遍布全身的伤口,青紫斑驳汩汩流血……

“不!!!!!!野田你这王八蛋,渣滓!!!狗娘养的!!……”中原不顾形象地嘶吼起来——的确是嘶吼。惊人的脏话无间隙地源源不断地冒出来,中原发了疯一样地在整间屋子里横冲直撞寻找声音的源头,可那个有点黏糊的男声仍然毫无障碍地流出来——

太宰看着暴怒的中原像是突然被按下了暂停键。是了,又是这一段话,不知是西班牙语还是意大利语。他第三次看见中原不甘而愤怒地屈服于这几个轻飘飘的词句之下——他紧紧地捂着耳朵缓缓跪坐在地上,无意义的低吼从胸腔一路震颤而出,牙齿磕碰摩擦的声音让人牙酸。太宰发现自己无意识间咬破了舌尖,疼痛下他直视着中原怒火滔天的双眼、蓝色的、渐渐起雾的双眼。中原把这无所藏匿的愤怒毫无保留地呈现给他,然后大脑在男人低沉黏腻的喋喋不休里慢慢起雾,他最后的意识是他用嘶哑而几不可闻的声音拼出了零零散散的“太宰”两字。

他的意识消失了。

 

太宰再次醒来,是被惊天的枪声吵醒的。他的意识在醒来的刹那全都用于抵御疼痛了。全身上下没一处不痛。他终于能思考的时候,想起来这应该是救援来了。可他什么都做不了,连动一根指头都做不到。太疼了,他看着被操控而毫无自主意识的中原完美地执行着男人的任务——攻击,审问。中原木着眼睛暴起而来,一拳招呼在太宰来不及调整表情的脸上。他打一拳问一句,之后嫌椅子碍事儿就一把扯断了绳子把半昏迷的太宰拎起来,像垃圾一样扔在地上,换成了踩一脚问一句。太宰尽全力把自己蜷成一只虾,中原一点异能也没动用,他只能硬扛着。他蜷在地上看中原,看他扬起的拳头抬起的腿,这不是中原中也;又看他白生生的胳膊,看他深色的头发——这才是中也。来自那个恶心男人的语句通过中原的声带传出来,让他想呕吐。黑手党有多少异能者;他们的异能分别是什么;他们各自有什么弱点……太宰疼痛万分,回答一成不变。

 

“你做梦。”

 

门被踹开了。

国木田端着枪冲进来,看到死狗一样的太宰。太宰的脸冲着门口,看到国木田,用青肿可笑的脸扯出个可怕的笑脸。国木田边骂人边冲过来,“你他妈的定位大法就是当人质作沙袋吗!!!??”扯着太宰把他背起来,动作里没有一点温柔,太宰感觉全身的伤又被蹂躏一遍,可是他疼得连嚷嚷的劲都没有了。国木田背着他飞跑,枪声四处都是,可是他们却没有受到多少攻击,估计都被侦探社的其他人拖住了。太宰终于攒了点力气,他开口问国木田(这回是真的气若游丝了),“……中也呢?”

国木田开了一枪,继续在走廊里埋头猛跑,“打昏了,宫泽背着呢,已经出去了吧。”

太宰心下松了一口气,突然闪过去个想法:矮子背矮子,真好啊。他有点想笑,可是脸疼,算了。

 

国木田背着他一路冲出实验所后门,宫泽背着昏睡不醒的中原心急火燎地所在墙根下等着,“国木田先生慢死了!!这地方全是异能者,要是被发现那不就白费力气了!!”国木田摸出手机飞快地拨了个电话,一辆早就备好的车从隔壁街道火速窜过来。他把两个神志不清的人塞进后座,“与谢野呢?”

“伤员太多,还在里面。”

“妈的。”国木田咬咬牙,“开车吧,我们先走。”

 

墨菲定律说什么来着?一件事看似顺风顺水地进行着,你觉得可以了,这事儿能成,然后变故就突如其来。

太宰闭着眼睛歪在中原身上,车开出去有一二百米了,突然有一丝丝若有若无的声音钻进车窗的缝隙里,他感受到中原猛地震颤一下,然后整辆车浮空飘了起来。他这才想起来这声音到底是什么——那丧门神用了扩音器!!人间失格迅速发动,车下是下去了,可人也出去了。中原一脚蹬掉车门,几个起落就落进后院几米的高墙里。野田半个身子扒出窗外,对着中原拿一个高音喇叭,用依然油腻的声音抑扬顿挫地朗诵着没人能听懂的句子。太宰大怒,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冲司机吼了一句开回去,国木田阻止的话被太宰的怒视瞪了回去,放弃人生般往靠背上一躺,“回去吧回去吧,大爷都是不要命的……”

司机颤抖着把车开了回去。

 

太宰下车时站都站不稳,国木田体贴地扶了他一把,太宰终于得以用站着的姿态对上二楼的精神病。

精神病情深意切地继续高声朗诵,其间伴着渐渐变小的枪声,估计是听到动静都往这边来了。太宰对于自己听不懂的鸟语十分厌烦,“闭嘴。”他说。

野田真的就闭嘴了。可他闭嘴不到半分钟又嘎嘎嘎嘎笑了起来。

“你们这些不懂价值的渣滓,”他终于在耗尽太宰所有的耐心之前张了嘴,“你知道这里异能者为什么这么多吗?我创造了他们!!”野田说着又嘎嘎嘎嘎笑起来,“他们潜力无穷——我激发了他们的潜能!!他们隐忍、专注,而且能不废话绝不废话……”

太宰听到这,欣赏了一下这个精神病。他还知道沉默是美德,要是所有的创生异能者都和他一样话多,这仗就打不了了。

太宰看到在男人废话期间,不少异能者慢慢聚集在这栋楼下面,没有侦探社的成员,大概都在不远处围着莫名其妙地待命。他们把太宰和十几米开外的中原围在中间。太宰打量着他们,和中也一样,他们就像机器一样,眼神木然,神如已死。太宰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了,他刚想开口的时候,就看到滔滔不绝的野田神色一变,然后发出长长的尖叫——

“中原——!!!!”

中原动都没动,一秒后一颗子弹从半空掉了下来,当的一声。

太宰在心里问候了那个开枪的智障队友全家。

野田缓缓露出怒不可遏的表情。他的嘴唇颤抖起来,眼白里冒出血丝。他再开口就抖成了花腔女高。

“你们这帮垃圾!!你们居然想杀我!!!!!!!!”太宰觉得不可思议,这么油乎乎的声音,居然能做到如此尖利——他居然还用扩音器!!

野田继续尖叫,“中原——!!!”

太宰暗道要完。

“杀了他们!!一个不留!!!!!!”

中原应声而动,污浊了的忧伤最终的形态缓缓显现。天仿佛黑了一般,重力子黑压压地聚集起来,地面龟裂,显出柏油石子下肮脏的内里。太宰感受不到压力,以他为半径一米之内一小块孤岛孤独地平静着。太宰的状态已经非常糟糕了,他想,他得阻止中原。

他开始前进。坚定地,缓慢地,蹒跚地,去救那个打断他左腿的元凶。他的视线时而模糊时而清晰,清晰的时候占少数,可这清晰也使中原面颊上流下的血液清晰了。

太宰越走越慢,可他依旧前行着。

他要救他。

他要救他。

他眼前黑了一秒。

他慢慢倒下去。

他昏迷最后看到的,是半米前的地面上,中原的血液流成一滩。

 

太宰猛然弹坐起来。

他慌乱地环视四周,熟悉的墙壁和装饰,这是自己家。他迷惑地去摸闹钟,却摸到另一个暖烘烘东西。他低头去看。

中原中也安静地蜷在被子里,呼吸平稳。

他以为的噩梦瞬间卷土重来,他想起所有——被俘虏、被当做枪使的中也打得半死、逃出、最后丢人地昏过去。

 

太宰一度呼吸急促,慢慢缓过劲来。转而更加迷茫,最后发生了什么?他们是怎么回来的?他摸出手机想给国木田打电话,屏幕亮起,一条未读短信,国木田发来的。

他把短信点开,是一段视频,还附带国木田的一句话,“你看看吧,不可思议。”

他打开视频,看出这是一段监控录像。然后就看到自己。

视频里的他步履蹒跚地朝失控的中原走去,姿态十分惨不忍睹。太宰呲呲牙,继续看下去。

然后他发现,确实不可思议。

 

——随着他的逐渐靠近,中原手中的重力团停止膨胀,而后反而开始缩小。当他倒下去的时候,那个重力团突然就跟漏了气的气球一样,迅速瘪下去,消失了。

 

太宰讶异地睁大眼。之后他轻易地辨别出中原的神志回来了,也再次欣赏了中原的暴怒——他好像回头吼了一句什么,然后把野田从二楼拖下来,狠狠折磨一番,最后把这人渣压成了肉饼。

太宰捧着手机,心里五味杂陈。他呆坐一会儿,决定把中原摇醒。

“中也,”他去推他,“你起来,我问你个事儿。”

中原满脸起床气地睁开眼,“干嘛?”

太宰把手机塞在中原眼前,“你是怎么醒的?”

中原看着那段视频播完,可是太宰觉得以他恍惚的精神根本就没有看进去。中原仿佛真的认真想了想,然后开口回一句:“不知道,睡觉。”然后他眼睛一闭,就睡过去了。

太宰无语凝噎。他坐了一会儿,觉得还是睡觉吧。

明天还要带中也入社,明天的明天的明天可能还要遭到黑手党的纠缠不清……

太宰是个很会逃避麻烦的人,于是他迅速睡着了。

 

--------正文完---------


续一.

 

太宰之后问过国木田,中原那时候到底吼了一句什么。国木田一脸“回想起来就觉得很厉害”的表情,然后他告诉太宰,中原当时盯着像尸体一样的你几秒,然后回头,对着野田用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气势汹汹的很大的声音骂了一句不忍细听的脏话。

“我操死你全家。”国木田推了一下眼镜,觉得这样的句子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真是有碍瞻仰。

 

续二.

 

(摘自中原中也日记)

 

……这段日子永生难忘,尤其是最后三天。之前他们用电击、用窒息、用药物,就是想搞坏我的脑子。他们确实一度做到了,所以他们死了。

……

太宰问过我好几次我为什么醒了,我回答他我怎么知道。我没胡扯,我真的不知道。

但是有个印象非常清晰——就在我被控制的时候,他冲我走过来,我觉得脑子里浓浓的烟雾感慢慢散去了,然后我就醒了。

……

这日记绝对不能被太宰看见。

 

然后太宰就看见了。他当即拨了中原的手机。

对面有点吵,中原有点不耐烦,“你干嘛?”

太宰的一句话毫无阻力地流出来。

 

“你回来,我想上你。”

 

-------Fin.-------


久违的回坑!!忙死我了这半年!!!

六千多字的短篇【不短了吧……】,不知道下次回坑是啥时候……

用心写了!!

我爱双黑!!!!!

我不出坑!!!!!

用你们的评论小红心小蓝手砸死我吧!!!!!

评论(16)
热度(309)
  1. 淡定拯救世界阿御 转载了此文字

2017-02-11

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