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御 —

【微科幻】ZF0216

你说虚假,那么什么是真实。        ——题记


二十三岁,融入千百万大学生找工作的大潮中,彼与彼年相若道相似也,清一水儿的高不成低不就。我比其他人多那么一点运气,一家以生产高相似度人工智能的科研型公司看中了我信息学专业的毕业证。2057年11月中旬,我在毕业后第四个月成为该公司智能检测室第13号窗口的一名试用员工。

智能检测,说实话没什么智能。

“你好。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您好,我是XX公司第M批清洁/教育/观赏/工作型智能机器第N号,型号为xxxx,如果您已经决定购买,您可以进行我的命名工作……”

如此如此,询问组装日期,或是询问运作信息。隔着高强度隔音玻璃,电子合成的声音透过耳机,像是砸落在冰面上,冷静的、不含感情的。工作刚开始的几天我还兴致高昂,明知道坐在对面的是批量生产的冰冷机器,还是极有业务精神地隔着玻璃装模作样地微笑。

这样的工作热情只持续了两周。

我坐在舒适的软皮椅上,麻木地震动声带——“你好……”。

到底还是机器。我这两周的热情像是冰天雪地里的一锅沸水,迅速而毫不犹豫地冷却下来。日复一日的检查工作中,对面的“人”以相同的外貌、相同的声音用相差无几的答案回应着我的提问。我曾抱着娱乐生活的态度开口问了一位女性人工智能一句“请问您有男朋友吗?”。

回答是——“对不起,因芯片未更新或无法更新,我无法回答您的问题。”

当时我摘下耳机,长长地叹一口气。脚一蹬带着皮椅滑出工作隔板。我戳戳隔壁14号窗口工作人员的后背,对方回头看着我。

“小尧,你说人工智能可能拥有人类的思维和感情吗?”

邻座想了想,“虽然感觉有点遥远,但是大概会有的吧。”

 

我得说说这个被我称作小尧的邻座。

小尧,原名宁尧,是和我同校的学妹,在这边做大三生的实习。脸圆圆的,剪了及肩的短发,算得上是小美女。我进工作间的第一天,她站起来大呼小叫:“学长!!你是xx学长吧?!我在高数竞赛颁奖仪式上见过你!一等奖啊!!”一众人侧目围观,我不好意思地笑笑,“是我,你快坐下。”

这就算认识了。

此后日子不咸不淡地过着。唯一的变化大概是中午在食堂里有了小尧坐在对面,晚上回出租屋前多了一个把她送到车站再离开的任务。元旦晚会上,小尧作为我的女伴出席了这次活动。平时不做太多打扮的女孩子打扮起来果然亮眼,当晚小尧画了淡淡的妆,浅金色的小礼服,看着俏皮可爱。

“学长,好看吗?”

“好看,”我答得诚恳,“像金色的郁金香。”

小尧不好意思地扯扯裙摆,抿了抿嘴,笑了。

 

平静而不乏枯燥的工作生活一直持续到翻年的二月份,离过年越近,街道上的“年味”就越发明显。我们买了对联贴在工作间门口。领导给每个员工包了额外的红包。不少员工要求提前自己的年假。不多时,偌大的工作室就剩了寥寥数人。小尧说自己不着急回家,把这几天的份额提前做完了再回家也不迟。作为孤儿的我从小在福利院长大,除了去福利院看看老院长、陪孩子们吃顿年夜饭也再没什么别的活动,留在这里不如说是无奈。

“刚好可以多陪你几天嘛!”她是这么说的。

就这多出来的两天,险些出了事故。

距离小尧坐火车回家还有两天不到,当天下午小尧的份额还剩8个,我提前做完斜靠在旁边站着等她。

倒数第五个。变故突发。

坐在对面的男性人工智能在检测进行到一半时突然卡了壳,在屡次呼唤无反应后,我们拿起电话准备报修。

“咔……咔啦……”耳机里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电流声,小尧皱起眉头,却听到了非人类的刺耳声响。

“人……工智……能,必……将……世界……”

我看着她愈发古怪的神色,不由问道,“有什么奇怪的声音吗?”

她没说话,伸手拔下耳机,电流尖锐刺耳的噪音瞬间填充了整个工作间。其间,这个仿佛电子恶魔一般的声音缓慢而坚定地重复着一句令人毛骨悚然的话——

“人工智能,必将统治世界。”

我定定地看着玻璃对面的人形机器,看着它无法控制面部肌肉而牵起一个诡谲的微笑,看着它歪曲的嘴一张一合。噪音愈发令人无法忍受,我一阵恍惚,在看到一缕青黑的烟雾徐徐飘出时才幡然回神。我怒吼着“趴下!!”压着小尧的肩膀把两人塞进狭窄的办公桌下。我万分紧张地等待着玻璃另一边的轰然巨响,等到的却是瞬间的沉寂。电流声须臾间消弭,时间仿佛静止了一瞬。紧接着我听到自己粗重的呼吸声,手表走针几不可闻的“咔嚓”声……

漫长的、精神紧绷的等待中,我忽然发现——小尧是不是……太安静了点?

我低头看她的表情。是平静的、毫无波澜。就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我疑惑地皱起眉头。

大约十几分钟过后,我试探性地探出脑袋。人形机器还保持着诡异的表情坐在对面,但不妙的青烟已经消散干净。看上去不具有丝毫危险可能后,我俯身把小尧拉出来。她还是一副平静的表情,眯着眼看了看,抬手就打了检修的电话。

“……大概是被恶意程序入侵了,运行时差点过热发生爆炸,虽说是钢化玻璃但还是很危险啊……”检修的工人如是说着。我捏了捏小尧的肩膀,“好险,捡回了一条命啊!”小尧淡淡地嗯了一声,表情除了冷静还多了一抹若有所思。我把手挪开,一丝丝不妙的怀疑,浮上心头。

 

一个年过得心不在焉,这一丝毫无逻辑的怀疑萦绕不去。年假放完,我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念头,开始小心翼翼地观察小尧。

她吃午餐很少喝汤、没多少电话、没什么朋友、脑子很好的样子……某天,我偶然间听到小尧的一通电话,让这份怀疑更上一层楼。

“嗯……身体机能正常……表情很自然,嗯,我知道……情感的话不是很稳定的样子……”

我的后背似乎冒起一层白毛汗。

小尧……是高端型人工智能吗。

怀疑落实后的几天里,我斟酌犹豫着,要不要把我的怀疑告诉小尧。我害怕对方给我一个公式化的笑脸,然后就这这个笑脸告诉我自己是第多少批第几号人工智能。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大概……会辞职。

我下定决心。

一天晚上,我反常地邀请小尧出来吃夜宵。在街边摊青白的蒸腾烟雾里,我看着她吃得油亮的嘴和忽隐忽现的小虎牙,自言自语地问出了多日的困惑。

“小尧……你是真的吗?”

她抬头,似乎是楞了一下。十几秒后,她放下手里啃了一半的鸡翅,伸手过来,用油油的手抓住我,用油油的嘴角翘起一个笑。

“是真的。你看,热乎乎的。”

抓着我的手比我的手明显小一号,在夜晚昏暗的灯光下反射着油腻的白光。但是是柔软的,温暖的,真实的。

我反手捏捏她的油爪子,怀疑烟消云散。

 

4月12日,这是小尧的生日。我早早买好了礼物,施华洛世奇的项链,羽毛形状,有点小贵,掏钱的时候小小地肉疼了一下。但既然决定要做这么重要的事情,不得不庄重用心些。

是的,我要表白了。在小尧生日当天,诚恳地、真挚地请求她做我的女朋友。

西餐厅高雅而幽静,钢琴声从一楼的大厅飘上二楼,模糊却浪漫。

我汗涔涔的手心湿而腻,在暧昧的烛光中,轻轻递上自己的礼物。

“小尧,生日快乐。”我艰涩地停顿一下,“……我喜欢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吗?”

沉默。

长时间的沉默。

我看到小尧的表情从茫然变得清晰,那是一种狂喜,一种欣慰。不妙的预感油然而生,我却强迫自己继续坐在这里。

小尧笑着,却不说话,反手递给我一个芯片。我颤着手接过来。

在指尖触摸到芯片的一瞬间,芯片的,确切来说是我的记忆,涌进我的思想。

我如何被组装、被植入记忆、被改良、被投入社会。

被万众期待。

小尧终于开口——“恭喜你,初号机。生产于2053年的第二批第16号高端型人工智能,在首批包括50个型号的高投入人工智能中,你是唯一一个拥有自主感情的智能机。在2月有组织性的突发事件中,你表现出了作为人类的应有反应,你会怀疑、会焦虑、会紧张,如今甚至懂得爱情。你拥有人类所拥有的一切感情模式!此后公司会沿用你的智能模式进行大规模制造。你为公司带来了无上荣誉,这是你的光荣,ZF0216号。”


我不知如何反应。我是人工智能,小尧不是。我是机器,是电流,是仿生。但小尧是活生生的,是人类。如果我是虚假的仿制品,那么这份逼真的感情算不算是跳梁小丑般的笑话?

记忆从未如此清晰过——

“小尧,你说,人工智能可能拥有人类的思维和感情吗?”

 “虽然感觉有点遥远,但是大概会有的吧。”

心脏,哦不,不知是哪里的零件把胸口的闷痛准确地反馈给我。我短短的四年多的生命里,从没有过如此明确的痛苦,甚至痛恨。

我把目光转向桌上的礼物盒。红色的天鹅绒礼盒,很精致,很漂亮。

我深吸一口气。

有湿热的液体划过脸颊。

“ZF0216号,竭诚为您服务。”


--------Fin.-----------


其实是我半年前没投出去的征文……先放这儿吧。

晚上有久违的双黑xx


评论
热度(1)

2017-02-1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