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御 —

【双黑/太中】以雪纪年(短篇,一发完结)

大概是很温柔【尽力了】的一篇文。

感觉自己写短篇写上瘾xx以及我的作业啥时候写????

脑洞来自老师给的一篇环保类竞赛文要求x

目测糖,幼年中也注目x

下面是文x

---------


五岁那年冬天,中原中也第一次见到太宰治。

漫天大雪从漆黑的另一个世界里轻柔、安谧地落下来,没有风,没有声音。整个世界都被雪白拥抱,深夜里变得困倦,变得温柔,变得孤独。

厚重的雪淹没了小孩子小声的啜泣。对于迷路的恐惧,对于太过寂静的雪地,全都化为委屈的眼泪和通红的鼻头,抱着胳膊缩在路灯橙黄的投影下。

男人无声无息地出现。

仿佛是与纷扬的雪片一起落下来,落在还是小孩子的中原眼前。

“迷路了吗?”男人的声音轻而好听,一半被雪地吸了去,另一半就轻飘飘钻进小孩的耳朵里。

委委屈屈抬头,泪眼还是模糊的。

五岁的孩子在这朦朦胧胧的光线和朦朦胧胧的泪眼里,看到了世界上,最好看的人。


『一切都以,这个冬天开始。』


十多年在一个又一个雪厚三尺的冬天里过去了。

这是第十一个冬天,十六岁的中原气呼呼地甩上门,把父亲皱起的眉头和母亲满脸的担心也甩在身后。

插着口袋埋头走路,厚厚的落雪在鞋底下格叽格叽地响着。火气下去以后才发觉外面有多冷,中原往手心里哈一口气,搓了搓胳膊。

真背啊,钱也没带外套也没穿,真的要这么灰溜溜地回去吗?

踌躇间忽然想到了什么。

好大的雪啊。

今年那家伙也会来吗?

抱着胳膊慢吞吞地挪着步子,中原忍不住在冰天雪地里想起来那个男人的事。


五岁时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

小小的孩子爬起来,扑进男人怀里。一分钟前的害怕被他用眼泪鼻涕涂抹在男人的外套上。男人任由他在自己的外套上画地图,耐心地等着哇哇的委屈哭声渐渐变小。摸出一块手帕给他擦擦眼泪,这才又开了口。

“你爸爸妈妈呢?”

听到爸爸妈妈,小孩子眼睛又蓄起眼泪。男人急忙改了口,“那,你家在哪?哥哥带你回家好不好?”

眼泪被生生憋了回去,小中原歪着脑袋想一想,很严肃地摇摇头。

“不行!妈妈说不可以和陌生人说话!”

男人一愣,笑出声来,“那,你看我像坏人吗?”

小孩又认真地想一想,最后摇摇头。

男人蹲下来摸摸小孩子的脸,冰凉凉的,也不知道冻了多久。眉头皱起来拆下自己的围巾,一圈一圈把小中原包成粽子。

“我们回家吧。”

小孩用力点点头,顺从地趴上好看的大哥哥的后背。

五岁的孩子,体力差不说,在雪地里担惊受怕一个多小时,勉勉强强指了个方向就睡着了。再醒来的时候就睡在自己床上,小中原跳下床,噔噔噔跑着去找爸爸妈妈。妈妈坐在餐桌边看书,爸爸窝在沙发里看报纸。小中原腮帮子就鼓起来,鼻子狠狠一酸,“哇”地就哭出来。中原夫妇吓得差点跳起来,一看是自己五岁的小儿子马上就抱着举着哄劝起不哭不哭。

小孩子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你……你们……你们都不要我……我了,大哥哥……哥哥把我送……送回来……的……”说到大哥哥,小中原生生把即将冲出喉咙的号哭咽了下去,“大……大哥哥呢?”一时气还顺不上来,“就……就是那个……很好看……的……大,大哥哥。”

哭都顾不上了,一边说话,着急地打了个嗝。

中原夫人咯咯笑起来,“你说那个大哥哥啊,他昨晚把你送回来就回去了呢,还说还会再来看你。真是个优秀的年轻人啊……”

小中原在听到“回去了”几个字以后就什么都听不到了,他楞楞地反应半天。

大哥哥回去了……


“哇……!!!!……”

中原家屋宅里二度爆发出小孩撕心裂肺的哭声。


中原站在街头露出个笑脸,刚笑了一下一阵阴风就砸到脸上,于是一个微笑顺势变成了龇牙咧嘴。

他说他还会来,然后在第二年冬天,中原真的又见到他了。


一个雪人堆起来一半,一个雪球却怎么也团不起来。小孩整个人被帽子围巾手套裹起来,严严实实,像个小雪人。团不起雪球的小雪人气急了,一屁股坐在雪地里自己和自己生闷气。然后就听到一个好听的声音带着笑响起来。

“要我帮忙吗?”

小中原慌慌忙忙趴起来,一脸防备看着这个擅自走进自己家院子里的可疑男人。眼睛眯着眯着就瞪大了,嘴还捂在围巾里就开始嚷嚷。

“大赫赫……大赫赫……!!”小孩把围巾费劲地拽下来,露出红红的小脸咧开一个大大的笑脸,“大哥哥!!!”欢快的声音招来了中原夫人,漂亮的妇人认出了去年在他们心急火燎的时候送回了儿子的年轻人,连忙招呼着他进屋坐。男人也不客气,抱起中原跟上妇人。小中原很开心地搂着好看的大哥哥,“哥哥,你叫什么啊?”

“太宰,太宰治。”小孩的头发落在脖子上,有点痒,“你呢?”

“我叫中原中也!”

“那,中也你几岁了?”

“六岁!”小孩又把太宰抱紧一点,“太宰刚才说好了要帮我堆雪人的!”

中原夫人回头责备,“中也,要叫哥哥才对!”

“那,太宰哥哥!……”


中原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冻碎了,跳跳脚,抖落肩上的一层落雪。

那之后太宰每个下雪的冬天都会出现,而由于全球气候转暖,也并不是每一个冬天都有雪景可以欣赏了。他记得他十岁那年的冬天是个暖冬,一整个冬天都没有下雪。他每天下午都蹲在电视机前等天气预报,看不到这个城市降雪就一阵失落。每天没事儿就趴在窗边,对着大大的晴天恶声恶气地念叨快下雪快下雪。

他打一个喷嚏,鼻头红红的,又笑一笑。

十三岁那年冬天以后,这里就再没下过雪了。

自己已经三年没和太宰见过面。


十三岁时候的那个冬天,久违地迎来厚厚的大雪。

那天他和国中同学打打闹闹从学校出来,眼一抬就看到了站在校门口的男人。他匆匆和同学道了别就迎上去。太宰看着换了一身校服的男孩子,比了比身高,笑了笑。

“长高了啊。”

中原很不客气地一个眼刀,“当然的吧!都是国中生了。”

“有找女朋友吗?”

“才没有!!!!”

太宰把气呼呼的小朋友揽过来,“明天放假吧?”

“嗯,明天周末。”

“想看电影吗?”

男孩子眼睛亮晶晶的,“好啊!”

电影的内容忘得差不多了,依稀记得是作为国中生看不太懂的文艺片。他看到一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半个身子靠在太宰身上。

不知出于什么心态,十三岁的中原红着脸慌忙地把太宰推开。男人好看的脸带了迷惑转过来,于是他的脸就更红了。还好这时电影还没有结束,还有昏暗的光线给他打掩护。

中原支支吾吾,“做了……做了噩梦……”

太宰不甚在意地别过脸。中原提上嗓子眼的心终于掉下来,然后疑惑自己这是哪门子的古怪反应。

电影结束后他怂恿太宰和他吃关东煮,太宰意外的不能吃辣,吃着吃着脸都红了。中原插着口袋站在一边,看他呼呼把食物吹凉送进嘴里,再呼呼红着脸喊好辣好辣。中原忽然一阵心慌,冬天,太宰,雪,他看到自己伸手拉住太宰的袖子,听到自己说——

“你不许消失。”

他当时满心都是,雪是会融化的。


此后三年不见雪。

中原觉得自己还是回家吧,太冷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冷战不能坑自己。他转过身开始往回走,偷偷在心里对迟迟不现身的男人发起牢骚。

拐过一个弯,咖啡馆特有的温暖味道钻进冻得红红的鼻子。中原打一个寒战,一边透过模糊的玻璃看咖啡馆里橙色的暖光,一边想着真想喝杯咖啡啊……

玻璃上的雾气,忽然被慢慢抹掉了。

中原的脚步停下来,定定看着模糊的玻璃从那一小块渐渐变得透明。他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可就是紧张,紧张里还满满都是期待。

擦拭玻璃的纸巾拿开了。

好看的男人的嘴角在玻璃另一侧勾起来。


中原灌下一大口热可可,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太宰支着下巴看中原,像看一只餍足怠懒的猫。

“和家里人吵架了吗?”

“嗯。”

“发生什么了?”

中原抱着马克杯沉默半晌,“……我想考东京的大学,他们不同意。”

太宰挑了个舒服的坐姿,摆出了听故事的架势。

中原小口小口喝着暖热的可可,“母亲说太远了,父亲也觉得没什么必要。”

“那中也你为什么想去东京上大学?”

这回是更长的沉默,中原低头去看浅棕色的饮料,热腾腾的蒸汽打在脸上。

“我想学环保类的专业。”

“……”

“污染很严重,而且会越来越严重。温室问题是全球性的大问题,二氧化碳排放量一年大过一年。而且……”

“而且冬天一年比一年暖和,再这样这里就不会再下雪了,对吧?”太宰接过话头,笑着看坐在对面的男孩子瞬间红了耳朵。

中原觉得有条缝自己肯定能把自己塞进去。心里话被男人轻轻巧巧地说出来,然后带着玩味的笑看着自己。中原把半张脸埋进杯子里,很久以后才抬起头,别过脸,僵硬地转移了话题。

“太宰……”

“嗯?”

“太宰你,不是人吧?”

“哇好伤心!前几天被女孩子甩掉的时候也被这么说了啊!!”中原没看到,男人眼里什么东西不动声色地闪了一下。

“不是,”中原没心思和太宰开玩笑,很认真地又重复一遍。

“太宰你,不是人类吧?”

这回轮到太宰不说话了,可是他的不说话又是生动的。一双很漂亮的眼睛捉着对方的眼睛,闪着光,眨一下都像在说话。中原就被他这么捉着,读出他眼里一句话来。

『你猜,你猜是,还是不是呢?』

中原叹一口气,这就是不打算说了。几次旁敲侧击都被打着哈哈绕过去,中原决定还是算了吧,留一个小孩子的童话给自己。他是什么呢?这么多年,样子一点都没变。不管了,什么都好,雪精灵也行,雪妖也罢。一个能陪着自己这么多年的好看的人,就是太宰下一秒就扑上来咬断自己的脖子,估计他也提不起怨恨的心思吧。

他想着,就站起身来。

“要回去了吗?”

“嗯,打算和父母好好谈谈。今天就到这儿吧,谢谢你的可可。”刚走出去两步,肩上落下件沉甸甸的外套。中原回头看一眼男人,几下穿好衣服又迈开步子,背对着太宰挥挥手。开门,又关门,落在自己身后的目光被隔断了。

冰凉的空气笼上来,却被尚有体温的衣物阻止了。中原把手插进口袋里,温温的,像被太宰拉着。


中原想,自己肯定会去东京的。去学自己想学的东西,进入想进的单位。他这一生大概都要献给大气里0.03%的二氧化碳了,写一篇篇论文,做一次次宣传,到老,到死。不会是无用功的,他拼尽全力挽留冬天,挽留冬天的寒冷,挽留冬天纷扬落下的雪。

挽留他。

没有太宰治的冬天,就不是冬天了吧。


当晚,中原中也做了个梦,梦里全是纷纷扬扬的大雪,目力所及皆是银装素裹。他想,这大概是地球的下一个冰期吧,然后他就在无边无际的雪地里看到了太宰治。

太宰治走过来,长长的睫毛上都落了雪。伸手去接,雪花就飘飘忽忽落下来,在他手心里化成一滩水。真好看啊,下雪。太宰这么说着,看着他,然后笑起来。

中原想,太宰手心里,大概是自己流出来的眼泪。

Fin.

--------

就是这样啦!!

以及呼吁低碳环保生活【谜一样的宣传

日常求评x


评论(6)
热度(84)

2016-07-30

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