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御 —

【双黑/太中】双向骗局(06)

从七点写到现在终于出炉啦。

双向下章完结,估计会爆字数x【话说这章已经爆字数啦】

想写的东西终于写出来的舒爽。先这样吧修改之后再说现在修不动了……

下面是文!

--------

中原在太宰家住下来。

话说回来,除了不被允许出门,太宰家里的东西都被允许使用。前半个月太宰告诉中原他在忙一些事要出差,半个月里中原吃掉了三四箱方便面,练完了五首新曲,他又是个不看电视剧的人,有时候一晚上不睡觉能看完四部电影。

太宰一天中午终于回来的时候推门就闻到一股浓郁的廉价方便面味,他皱着眉头环视自己的屋子,干净倒是干净,时间久了他也知道中原从家里带出来的热爱整洁的良好习惯。中原看到他也不惊讶,继续呼呼生风地吃自己的面。太宰转了一圈转进厨房,看到了码得整整齐齐的四个方便面箱时讶异地挑了挑眉,中原少爷,你还吃这个?

怎么,不行吗?中原不喝汤,他吃所有面类食物从不喝汤,他就把碗里的汤水倒进下水道,方便面碗洗干净——摞到了水池边一摞不算少的方便面碗上。他一边擦手一边说他早就不是中原家的少爷了,刚出门的时候租了一对教师夫妇家里的一间房,他每天晚上回来他们早都睡下了,留他一个人在厨房翻翻找找像个贼。一天晚上他饿得要命,回来却听见他们关着门干那档子事,等不及一碗面泡软就开始往嘴里塞。卧室那边咿咿呀呀的呻吟若有若无,他在厨房的一片昏暗里咀嚼着半硬不软的面条。真难吃,他说,像橡皮筋。

太宰问你怎么不做饭,中原抬头白他一眼。做饭?做饭是奢侈,有时间的人才会做饭,生活有保障的人才会做饭。你连今晚睡哪都不知道的时候还会想着做饭吗?

太宰说,你没机会吃方便面了,你给我学会做饭。

不要,把舌头养刁了以后再出去吃东西就挑了。

学,你想再回去那种日子先从我这儿申请再说。

中原复杂地看他一眼,转身出了厨房。

这以后的几天太宰恢复了以前无所事事的作息,白天不出门晚上才出去不知道去哪里鬼混。他们整天窝在家里看碟片,从没票房的烂片看到二十世纪的经典。看累了就睡,想做了就做。中原下午三点开始练琴,太宰就抱一本书坐在沙发上边听边看,一次还引来了楼上住着的阿姨,端着一盘点心当了入场券,一边听曲子一边和太宰闲侃,顺手还帮他们收拾了屋子。第一天开始尝试做饭,中原翻着手机找菜谱指使太宰下楼买菜,太宰在电话里笑嘻嘻地说他分不清娃娃菜和生菜,空心菜和茼蒿也长得很像。中原一个白眼差点没翻回来,戴了帽子口罩下楼救急。第一天菜很咸,第二天放多了醋……中原的厨艺日益精进,有一天太宰嚼着天妇罗含含糊糊地说感觉自己养了个便宜媳妇儿,直接被中原劈手收了碗,滚,别吃。

正事也没落下,太宰写了关于谈判的不少东西,中原就撑着下巴在旁边补充,偶尔一巴掌拍在太宰后脑勺上指着屏幕说你脑子有水吗这里怎么能这么写,时间久了,中原再拍过去,太宰头一偏,闪过去了。


日子清闲时间飞快,太宰有一天早上把中原摇醒说要走了,中原一骨碌翻起来说你又走哪?太宰用一脸看白痴的表情看着他,走哪?去处理你那档子麻烦事。中原终于睁开迷迷瞪瞪的眼,太宰换掉了休闲的衬衣和沙色的长外套,一身黑色的正装人模狗样。中原笑得滚倒在床上,真装模作样啊大人渣。太宰胳膊一甩一套衣服扔到他脸上,说难得装模作样一次怎么说也得拉上你。中原收拾好自己,想了想,对着镜子把深橘色的头发扎起来了。

两个人气势汹汹出了门,路上中原问太宰怎么会谈判这么专业的工作,太宰说这是他老本行,大学里学的就是这个专业。中原听到“大学”这个词汇,不自在地理理领子,不做声了。

中原站在高耸入云的大楼脚下,眯着眼睛抬头注视着这只沉闷的巨兽。如果失败的话,再回去中原宅,那和直接去死也没什么区别了。太宰招呼他跟上,他提提踏踏踩着皮鞋进去,仿佛被这座建筑吞吃入腹。太宰在电梯里察觉到中原的紧张,“中也。”中原抬头,唇被轻巧地触碰,像被一片花瓣抚摸。“相信我。”太宰看着他,目光灼灼。


电梯在49层停下。中原在大厅转角处被太宰拦下了,“你在这里等。”中原迟疑地看了看他,一股说不清的违和感挥之不去。

“我不进去吗。”

“嗯,中也在这里等我就好。”

“……”

“我怕中也进去太紧张哭出来怎么办?”

太宰果然还是太宰,三句话印象分降到负值。中原烦躁地摆摆手,“快滚快滚,谈崩了你就不用出来了。”


太宰把中原留在了大厅里,被凝视的感觉直到他拐进了走廊才消失不见。在脱离中原视野的一瞬间,太宰的表情骤然沉了下来,先前的轻浮雾一样消散,周身的气场冰凉锐利堪比出鞘的长刀。花费数天时间写好的文件被随意塞进某个垃圾桶里,动作随意,就像随手扔掉什么无意义的垃圾。不做停留,会议室厚重的门被推开又关上,一丝声音都没有发出来,一丝声音都无法传出来。

太宰看着长桌对面白发苍苍的老人,很随意地坐下。

“好久没见了,中原老爷子。”

“太宰,来了啊。”老人慢慢旋着椅子转过来,一张沟壑纵横的苍老面容对着太宰,“上次见面,你还是个毛头小子,咋咋呼呼的不成样子……”老人似乎叹了一口气,“老爷子我是不是该改口了啊……干部大人太宰先生。”

太宰轻巧地挑起一个笑容,“和我还客气什么,毕竟——”他顿了顿。

“毕竟您也是我的前辈嘛,前干部。”

老人听到这话,干巴巴地笑了笑,声音干且涩,听着让人想起老房子里吱吱呀呀的老旧木地板。“别和我这大半截身子入了土的老不死客套啦,你有事,就直说吧。”

太宰换了个姿势,一条腿叠在另一条腿上,十指交握放在桌上。“那我就直说了。”语气陡然变化,“您所拥有的企业,几十年以来都是依附组织存在的,是组织下放给中原家的权利,我没记错吧?”

“对,合约书还在。”

“合约书上也写了如果和组织反水的话,可直接肃清,对吗?”

“……是。”

“您的长子,中原大公子,前些日子擅自断了组织出货的途径,还将一部分组织不动款挪作他用,在组织上门调解时还公然叫板,我没说错吧?”

“…………是。”

太宰牵起一个笑,笑意却未到达眼底,盯着老人的眼睛,眼神里的阴冷几乎可见。

“那么……对于组织肃清一事,您有异议吗?”

老人挺得笔直的腰板瞬间坍塌下来,痛苦地闭起眼睛,掐着扶手的手指不住颤抖。沉默了近五分钟,老人颤抖的声音传出,“……没有,我没有异议。”这时的中原家家长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冷静与威严,瘫倒在座椅上,只是一个失去孩子的父亲,只是一个疲惫不堪的老人。

太宰满意地点点头,斟酌了半晌,慢悠悠再度开口。

“您还记得,您的小儿子,中原中也吗?”

老人浑浊的眼倏然睁大,张口欲言却激动过度呛了一口气剧烈地咳嗽起来。太宰撑着下巴等着,老人一通咳嗽,声音更加可怕,“咳……你说,你说中也?”

“是。”

老人看上去恨不得扑上去扯着太宰的领子,“中也,中也他还好吗?!”

太宰的表情近乎不屑,“真能说啊,老爷子。当年的无视和差别待遇,你已经忘了吗?”

老人冷静下来,又瘫回座椅,他闭着眼摇摇头,神色间全是痛苦,“你不懂。我一辈子就爱过他母亲一个人,我当然也重视他。”仿佛看到了太宰眼里的轻蔑,老人自嘲地笑笑,“我和大夫人是政治联姻,中原家世代只有一子。中也母亲怀孕的时候,我劝她打掉,她不听,难产,就这么走了。我把中也带回家,他是私生子,是异类,如果我太重视他,他肯定会被家族除掉。”老人说完以后,似乎陷入了几十年前的回忆里,再不开口。

太宰沉着声,站起来走到窗边。早上九点的城市被晨光笼罩已是一片热闹。太宰忽然觉得疲惫。他们无法融入社会,他们游离于人心边缘。再看老人的眼神里带上了不被察觉的怜悯,太宰轻声开了口。

“老爷子,这里有两个提案。”老人抬头,对上太宰的眼神,“第一是,组织回收所有权限,从此中原企业不复存在。”他竖起两根手指,“第二是,中原企业将全部权利移交给中原中也,中原家保留百分之15的股份。”他打开窗户,城市味道的风卷进来,扬起他的衣角。

“您作选择吧。”

老人看着这个年轻人,他站在窗边,衣服猎猎扬起,整个人浸泡在耀眼灼目的阳光里,如同天神,却远比天神邪污。他用刀抵着你的动脉发起邀请,给你指向唯一答案的选择。多宽容啊,老人微微笑起来。


“希望这份赎罪的礼物,中也能够欣然接受吧。”

------

我·又·日·更·啦!!!【求夸奖】【被拍飞】

希望这一章出来宰厨不杀我x

日常求评xxx

评论(18)
热度(69)

2016-07-20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