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御 —

【双黑/太中】如何避免参加这样无药可救的联谊活动

短篇,一发完结,主双黑微芥敦,也就3500字上下的样子。双向太沉重【并没有】突如其来就想发一次癫x【明明无时无刻都在发癫】【突然兴奋的患者】

如题,不吃药文,写的时候我自己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是不知道戳不戳观众老爷们的笑点????

还有这两天真的蜜汁勤劳居然日更啦OwO

下面是发癫现场——

--------------

强强联手是好事,可是再这么发展下去估计要出事。森鸥外整天沉迷幼女无法自拔是个不吃药的,可谁来讲讲好好的侦探社社长为什么也说疯就疯?

中原捏着手机,脸上的黑线能下碗挂面。

神他妈【庆祝港口黑手党与武装侦探社成功合作一周年大型联谊活动】,中原觉得屏幕有毒,眼睛疼,头也疼,一跳一跳地抽疼。联谊,怎么就成了联谊?头子知道联谊是什么吗?中原还过着马路眼前就开始放电影——两大帮见面就想掐死对方的人其乐融融地坐在一个ktv包厢里,芥川笑呵呵问要不要喝饮料,首领掐着嗓子唱女神的歌,樋口捂着嘴笑起来太难听啦切歌切歌;太宰、社长和自己围一个圈子打扑克,吆五喝六喊输了要脱衣服……一辆车打着喇叭飞窜过去,猛然打破中原愈发玄幻的联想。鸡皮疙瘩炸起来,浑身过电般抖三抖。

这他妈都是些什么鬼,国中生聚会吗???

不去,坚决不去。



本来是……坚决不去的……

梶井唯恐天下不乱地偷偷给首领传小条,中原不去,他不顾及组织和平。首领忙着对幼女犯罪,大手一挥,去,怎么不去,他必须去,他是干部。这就成了死命令,然后梶井还回味了半天第一个“去”是命令还是对自己森森的嫌弃。他还把这脑残问题拿过来问中原,中原说,你怎么不去死。

一天鬼心思不放在工作上,王八蛋还想追与谢野,人多好壮胆是吧。多少磨磨唧唧不愿意去的都被在首领面前窜了板,首领最后烦得不行直接点了名,你,你,还有你。一大堆你里包了中原,都在摩拳擦掌商量事后修理。

到现在,中原咬着牙,青天白日下忍着不杀人。

本来还好,两伙人见面虽说还是一个看一个不顺眼,但好歹没打起来。上司们不负责任,商业街口说你们都去搭伙玩吧工作都忙难得散散心,记得六点到酒店吃饭啊。一人和服一人西装,迷之搭配,谈笑风生地找地方喝茶谈大事儿去了,留两帮人面面相觑风中凌乱。

樋口本来要跟着来,芥川想想出来一天工作不能落下,就留了她处理文书。太宰先生突然过来,把中岛推给他,说这块芥川你熟你带他玩儿吧,说完就晃晃悠悠走开了。芥川看看老师悠闲的背影,再看看中岛一脸戒备掐着手心,突然就很后悔为什么没把樋口带出来。禁止内斗,他冒了一句,没头没尾的。黑大衣一甩转身就走,中岛倒没心眼得了什么保证似的,甩着手跟上,念叨着芥川君啊我想吃章鱼烧,芥川脚底下一绊险些摔出去。


再说中原。

看着梶井很没出息地跟着与谢野前脚后脚谄媚殷勤地走了,他觉得眼睛有点辣。百无聊赖反身进了商场。东看西看倒也有了想买的东西,手套磨得有点旧得换新的,衬衫款式也不新了……他一向都是定制的,这样出来买东西的次数屈指可数。一张卡刷得开心,路人看这个衣着考究但是有点矮的男人一个人愉快地购物,表情精彩,心理活动更精彩。不知不觉大包小包提了一堆,看看时间想着要不要去星巴克喝点什么。

工作日星巴克人不多,这倒是让中原小开心一把。下属们谁都不知道自家上司还爱来这种快餐吧,装模作样的衣服换掉,一副平光镜一个笔记本,点一杯咖啡然后无限续白水,中原能这么厚颜无耻地坐一下午。“一大杯美式,加三个shot,要冰不要水。”大包小包都碍事地挂在胳膊上,中原费力地掏钱包,余光瞥到身后有人就稍稍让开了一点。

“一杯抹茶拿铁,少冰,多抹茶粉,半糖。”

听到这个声音,中原觉得疼了一天的头又有发作的趋势。太宰,又是太宰,五年前好不容易得了眼前一片清净,可一年前开始的合作让噩梦卷土重来。还是原来的搭档还是酸爽的配方,出任务不受伤都要打出一身青青紫紫。日常拌嘴,日常互掐,任务成功率依旧高得变态,日子倒回五年前,又开始原地踏步。

中原果断不掏钱包了,抬头对服务员说我的账这个男人付了,然后拎着自己的东西找了个最远的桌子坐下。太宰付了账不识眼色晃过来,拉着椅子就要坐,中原一个白眼翻给他,你别坐这儿。

为什么不能坐这儿,你的咖啡都是我买的单。太宰不为所动地坐下,末了还笑一笑。

你去采购了啊?

怎么。

好傻,像暴发户的太太。

你还是别坐这儿了。中原作势就要从桌子底下一脚踢过去,太宰腿一撇闪开了。腿真短。他这么说着,还啧一声。

啊,头又开始疼了。

他很久没和太宰这样面对面坐着说过话,五年前还有不多的几次,记得最清楚的一次是坐电车去东京,面对面吵了一路的架,最后被后排座位的人骂了一顿。还有呢?太宰还在黑手党的时候,出完任务坐车回总部,精神好就吵几句,累得不行就睡觉。他一向坐后座,一次睡得天昏地暗,醒来还在车后座,大衣盖在身上,头底下还枕了一件衣服,他抖开,是太宰的外套,车里还开着空调。他抓着衣服愣神,车窗忽然被敲了几下。他把车窗摁下来,太宰很嫌弃地说你睡得像猪,叫都叫不醒,我任务都汇报完了,末了指指中原手里的衣服,你给我压皱了,熨好再还给我。

然后呢?然后他就走了,原因他不太清楚,似乎是一个叫织田作之助的男人死了,然后太宰就走了。他懒得管,但又觉得别扭,别扭了四年,更大的别扭来了,你走就走,再出现,讨嫌嘛这是。

太宰撑着下巴看窗外,他撑着下巴看太宰。眉眼没多大变化,要说变化也就是没那么阴鸷了。从鼻子看到嘴,怎么看怎么欠打,然后目光就扫到领口,海蓝色的宝石安分地垂在衬衫第二个扣子前,他看着它,张张嘴想说什么,最终还是别开了眼睛。

气氛诡异地冰冻起来。中原觉得真是奇异啊自己和太宰果然不对盘。端着盘子过来的服务员适时打破了这样的诡异,两杯饮料摆在桌子上,马克杯很漂亮。中原端起来嘬一口——苦得差点吐出来。中原皱着眉头问服务员自己明明要了三个shot为什么这么苦,小姑娘说可是您对面的先生说加到八个啊。中原平和了半天的心情瞬间被破坏,回头就看到笑眯眯的太宰,还是撑着下巴,不过不看窗外了,看着自己,眼睛里映着自己拧起来的眉头。中原一把抓过对方的抹茶拿铁一口干掉半杯,冰得龇牙咧嘴,拿着自己的杯子把那杯苦水倒进去一半,晃晃手腕,咣当搁在太宰眼前。太宰还就真拿起来,慢慢转一圈,沿着中原刚才喝过的地方把唇贴上去,一口一口,喝干净了。太甜了,果然拿铁很甜。他垂着眼睛,摩挲着杯柄,声音很轻,像是说给自己听。

中原忽然觉得很渴,口干舌燥。抓着自己的东西落荒而逃,他边往门口冲边想自己跑什么,可是跑都跑了,就这样吧。太宰在身后喊,中也你去哪,他慌得不行,随口应回酒店吃饭,然后一溜冲回停车场,把自己塞进那辆沃尔沃的后座里,车门一锁,外套脱下来盖在头上,给首领发短信说自己有急事去不了了,然后就开始强迫自己睡觉。根本睡不着,怎么可能睡得着。越想越乱,他觉得世界都疯了,两个组织最开始就不该合作,别扭,带来的尽是麻烦。睁着眼睛骂世界,车窗忽然咚咚咚响起来。太宰,又是太宰,不用想都是他。他把头整个塞进衣服里,耳不听为净。越是不想听声音越大,咚咚咚隔着衣服闷响似乎抱着敲碎玻璃的意志。中原实在忍不住了,翻身坐起来摁下窗户,敲敲敲,敲你奶奶个熊。

太宰拎着个袋子站在门外,你东西落下了,然后补一句,我怕你把自己捂死。中原忍了一下午,拉开车门下了车,抬手就是一拳。

平淡无奇地,打了一架。

中原体术太好,他怕收不住力真给打骨折了,毕竟这段时间禁止内斗,于是力道控制在不造成实际伤害的水平。太宰眼角青了一块,中原捂着胳膊,两个人呼哧呼哧喘着气。

太宰忽然拉着中原就往停车场外走,中原边喘气边挣动,你干嘛?!太宰很无辜地回头瞥一眼中原,你不饿吗?

中原一愣,倒是……真有点饿,可是现在是该吃饭的时候吗?他们刚打完一架,气都没喘匀,然后太宰说,他饿了。

都什么跟什么。

他忽然笑起来,很完整的笑,出声的那种。太宰也不看他,一手拉着自己一手抄着口袋,甚至还吹起轻声的口哨。

都没变,什么都没变。他还是中原中也,被太宰一点就炸,他也还是太宰治,热爱自杀,永远不按套路出牌。他以为摆脱的还纠缠着自己,他以为厌恶的……真的完全厌恶吗?


中原说,我们去吃大阪烧吧。

太宰说,好。明天任务,迟到的人去死。



【剧场①】

“联谊”从某种意义上真的成了联谊。

森鸥外:“啊……没有人来呢……”

福泽谕吉:“是啊,没人来呢。”

森鸥外:“年轻真好啊。”

福泽谕吉:“是啊,年轻真好。喝茶吧,喝茶。”

【剧场②】

你可以和芥川龙之介打架,可以和他互飙中二语录,但是如果你热情地拉着他逛街,他会懵逼。

芥川现在就处于这样一种与社会失联的状况,中岛坐在他对面,两人面前摆一大堆吃食。中岛吃得腮帮子就没扁过,含含糊糊说芥川君你也尝尝嘛。芥川没有应对这样状况的知识,还真没拒绝,捏着牙签,一样一样尝过来。机械地往嘴里塞东西,咽下去,眼睛突然一亮——

他庄而重之地站起来,转身,迈步,对着摊前的男人,艰涩而坚定地开口:“这个,要三份。”

偶然路过的下属觉得自己眼睛劈叉了。

--FIN---

接着写双向去啦x

日常求评x


评论(14)
热度(453)

2016-07-17

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