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御 —

【双黑/太中】百日题系列(4)

『百日题——4』深红圆舞曲【作死尝试打戏】

-------

会考结束稍稍喘口气来一发百日题——哇遥遥无期的百日!

之后还有期末考,还得弧一段时间,心痛。

总之大长坑再扔一会儿吧【正直】,今天先来洒洒土w

下面放文!任务梗x打戏很渣!很渣!很渣!(重说三)

---------

太宰撑着中原的肩膀借着力翻身而起,躲掉了直冲面门而来的一串凶狠子弹,顾不上喘息片刻,半空中抬枪毫不迟疑地打了回去。刚沾到地面扯着中原的胳膊齐齐猫着腰躲进一排集装箱的掩护里。

中原龇牙咧嘴地作势要再冲出去,被太宰一把拉了回来,后脑勺磕在箱沿上,发出挺响的一声,长长的“嘶——”声听着就疼。“干嘛啊?!!”揉着隐隐作痛的后脑,中原摆着一张要吃人的臭脸回头对着搭档吼起来。太宰就着伤处面无表情地拍下去,满意地听到第二次“嘶——”。“你是脑子撞坏了吧。”太宰边说边探头清点敌方人数,眉头微微蹙起来“异能没被限制的话随便你怎么找死,现在——”中原终于一屁股坐下来,摩挲着发热的枪管,“啧,那王八蛋叫什么来着?”“亚里浮立德。”“这是作弊吧喂!限制异能是怎么样的开挂异能啊?!”中原咬着牙嘟囔,没发现把边上的人也一并骂了进去。

太宰掐着表瞅了瞅时间,忽然扯起嘴角笑了笑,“差不多了。”

“什么差不多了,限制时间不是四个小时吗?”

“可是他提前死了的话——”后半截话不言而喻。

中原一拳捣在太宰肩上,“我说啊,你这家伙早就设计好了吧?!”

电话适时响起,太宰按了免提——“太宰先生,可以行动了。”芥川的声音冷冷淡淡地传过来。

一边起身开枪,一边拉起中原。

“早些结束回去吃宵夜吧。”

 

二阶堂——横滨的驻任引魂人【和死神差不离吧】被上层派过来回收大规模械斗导致的死者的生魂,晃晃悠悠嚼着早就没了味道的口香糖进了仓库,然后一眼瞥到老熟人。这俩人这半年犯了多少事儿早就数不清了吧?眼看着还没完事儿,干脆跃上房梁悠哉地看起了戏。

陷入包围圈中心,能枪杀的就一枪爆过去,距离过近就动手解决。抬腿扫掉对方的武器一刀抹了动脉,踢开血泵似的尸体转身又是一枪扫过去断了那人妄图偷袭太宰的念头。体术不及中原枪法却数一数二的太宰干脆甩出双枪,一枪一个颇有秋后收割的气势。中原上前几步崩了一人的小腿,踩着跪下来的人的肩膀猛然发力跃到半空,一边完成着漂亮的后空翻一边借着开阔了不少的视野毫不客气地扫射起来。

“太宰!!”中原凌空一排子弹扫过去,半空中已是无法保持平衡。太宰瞬间意会,双枪里左手一翻扣进枪袋,侧身扯着撞进怀里的人依惯性原地转起了一圈又一圈。

二阶堂在房梁上吊儿郎当地翘着脚看戏,这时也溜出来一声带着赞叹意味的口哨——多么完美的配合!宛如优雅动人的圆舞曲,枪声作陪惨叫为伴,拉扯旋转中炸开了艳丽妖冶的曼珠沙华!被称为太宰的男人一手扣着对方的腰,一手还在有条不紊地瞄准开枪。背对着太宰的——是叫中原来着吧,二阶堂眯着眼看半天没动作的人,猛然发现居然是在换弹夹?!

被甩掉的弹夹当啷落地,两声机械的铮鸣后,中原咧起嘴角,抬手搜罗着太宰手下的漏网之鱼。

“可以用了吗?”太宰捕捉到搭档情绪的变化。

“啊,终于不用被压着打了。”中原眯缝着眼,嘴角的弧度愈发诡谲。

“能一发解决吗?”

“当然。”

以两人为中心的气场瞬间凌厉起来。太宰将护在怀里半晌的人猛然推了出去,中原借着这推力登着墙壁踩住了房顶,甩出枪支以自己为圆心画出了一个整圆,两个,三个……子弹铿锵作响的声音戛然而止,中原施施然松开手,再次空了弹夹的枪支毫不犹豫被丢弃。

隐藏在掩体后的敌方迷惑地抬头,不理解这反科学的一幕似的——男人倒立着踩在天花板上,周围半径十米范围内凝滞着无数子弹,迟疑般迟迟不射出。其间一人无意间对上男人的眼神,然后,获得了一个,非常不怀好意的笑容。

后知后觉。

“异……异能力者啊啊啊啊啊啊啊!!!!!!”男人仿佛用尽全身力量发出了这样石破天惊的惨叫,扔开枪械几欲落荒而逃。渗人的叫声回荡在仓库的上空,所有人都被镇住了几秒,一时寂静。

“上吧,中也。”太宰抬头,幽蓝的深海砸进眼底。

破空声瞬间划破寂静!!上百发子弹得令般窜出,入肉的厚重声响、闷哼、惨叫,大合唱般不绝于耳。形势不可思议地瞬间反转,两人几分钟前明明还在被狼狈地压着打。声音渐渐变小,男人极尽优雅地鞠躬致意,而后轻飘飘落在太宰面前。

太宰早在中原动手前就把枪收了起来,一身黑衣笑容轻浮,颇有衣冠禽兽的既视感。中原稳稳头上的帽子,突然瞥到沾到血迹的鞋面,有些烦躁地啧了一声。

“话说……”太宰突然开口。

“嗯?”以为对方要说什么重要的话,中原抬头递过去一个专注的眼神。

嘴角牵了牵,明显忍笑的样子,“中也,你挂在上面的时候,还真的特意关照了你的帽子啊?”

中原楞了半晌,猛然回神意识到太宰的调侃意味,恼羞成怒样的一脚踩过去,“啊?!是啊!!怎么不行吗?!!”

跳出半步躲开了对方结实的一脚,“行,行,怎么不行。那么丑你还宝贝得要命,辛苦你了啊。”话音里卷着显而易见的笑意。

调笑间听到了漏网之鱼呼哧呼哧的喘息声,中原踢踢踏踏走到对方面前,“你有什么遗言吗?”——难得好心。

满脸血污的男人不可置信地瞪着中原,“怎……么会,亚里……浮立德大人他……”

中原点起一根烟叼在嘴里,含含糊糊地应着,“就是限定异能的那个啊。”他俯下身,慢慢勾起一个笑,然后,一脚踩在男人的手背上,看着对方表情扭曲,才接下去,“他死了。”

摸过太宰递过来的枪,摩挲着搭档的体温。

“那,说再见吧?”

砰——

二阶堂在两人骂骂咧咧着离开后半晌,才悠悠达达从房梁上翻下来。笔记本翻开,一笔一划勾掉回收的生魂。

笔尾戳戳下巴,笑起来——

“那两个人,简直——太棒了。”




评论(5)
热度(29)

2016-07-04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