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御 —

【双黑/太中】百日题系列(3)

『百日题——3』噩梦循环〔阳炎梗——虐梗注意〕

 

        太宰清楚地记得,这是他第18次在4月29日傍晚17点22分醒来。没有变,什么都没有变。哪怕是被褥皱起的角度,哪怕是灰尘扬起后折射阳光的角度也是相同的。他想起扭曲迷幻的前17日——什么迫使他站起来,穿衣洗漱,推开门去,迎接这重复的一天又一天。

        而今天他也这样走出公寓大门,习惯性捏了捏口袋里的小物件。

        前方路口右转,看到第二家咖啡馆后拐进旁边的小道。路上的行人还是一如既往的表情:虚张声势的高中生小混混、疲惫不堪的中年工作族、因为孩子哭闹不止而慌慌张张的年轻母亲——啊,无趣,太无趣了。逐渐褪色,变为灰白的映画,失去颜色与声音的群众演员共同演绎毫无意义的默剧。想自杀的心情从来没有这样强烈过。

        “殉情啊,一个人是做不到的——”

        前方拐进咖啡店旁的小道。

        “但是两个人就可以——”

        看到黑色的、长长的大衣。以及丑极了的滑稽帽子。

        中原放下手里消过音的手枪,掏出手机给部下打了个电话让他们过来清理。转头就看见太宰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放下手机,“哟,你这混蛋终于来了?”

        啊,昨天不是这句话啊。太宰想了想,昨天好像是,直接一拳揍上来来着?

        看他不答话,中原皱起眉头,“你这家伙今天出门没带脑子吗?”

        这句也不一样。太宰在一片灰白的景色中,看到的唯一有色的,只有中原中也。

        “没什么。走吧。”

        中原诧异于唯独今日不怎么找打的搭档,疑惑地跟上去。

        “话说,首领要求的地点不是这边吧?”中原跟在太宰身后半米的地方,嘟嘟囔囔地问道。

        “突然想散步,绕一圈吧。”蠢货,去那边你会——太宰甩甩脑袋,妄图把乱七八糟的想法全部甩出大脑。

        “真恶心。”中原撇撇嘴,但还是跟了上去。

        “中也,去我家吧。”

        “哈?!”

        太宰转过身,扯住中原的胳膊,“去我家。”

        中原本来的冲动是一脚踢在这家伙的脑袋上让他明白自己在说什么恶心的话,可是当对方转过来后他却少有的迟疑了——不甘心、不相信,对方的眼镜里铺满了这样的情绪。

        “……啊。”

 

        他们在黑暗中亲吻撕咬,衣物散落从客厅到浴室。沉入水底,被包容,被贯穿。水里溶解了泪水里的盐分,浸泡着身体有恍惚的刺痛感。少有地任由情色的声音盈满房间,抱紧彼此如同两头绝境里的野兽——

        为什么,会这么不安。中原承受着对方的占有,混沌的大脑浮起这样的疑惑。

        黑暗里,金属的反光一闪而过。

        一寸。

       中原迷惑地睁大眼睛。

       “第一次,我被支开,敌方控制性异能压制住你,等我回来时,你的心脏不见了。”

       两寸。

       有细微的钝痛感从胸前传来,与身下的快感连成一片,感触奇妙诡异。

       “第四次,精神类异能让你自发开启污浊,我在几十米之外被人架住,就那么看着你被体积巨大的重力子压成齑粉。”

       彻底贯穿。

       中原瞪大眼睛,张开嘴却说不出话。

       “第八次,第十次……无论我怎样挣扎,你都在我眼皮子底下失去体温。”太宰突然笑起来,千年一见,温和柔软。

       “既然怎样都是殒命,那么这样就结束吧。这是第十八次,我十几年来最讨厌的人,被我亲手了结。”

       “殉情啊,是两个人才能办到的事情。”

       “生日快乐,中也。”

 

        病房外,中原隔着玻璃看着太宰苍白的侧脸。首领沉着声音问:“有醒来的方法吗?”

        中原点头,又摇头。“只是时空型的异能而已,只要触发【钥匙】就可以出去。”

        “那怎么……”

        “没用的。”中原挫败地抓抓头发,“钥匙是——”

        太宰治,在中原中也生日那天,把口袋里的礼物,亲手送给他。

 

        太宰再次醒来。

        这是,第十九天。

        这是,四月二十九日。

 

 

评论(10)
热度(46)

2016-06-08

46